第215章
书名:世俗小道仙 作者:玄冰沐果 本章字数:5716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02 01:35:20

流依如云来不及拔起脚下的大刀,直接猛的踩在刀身,反作用力将它推上半空,一个空翻顺势朝着某个方向跑去,十丈之后,迅速改变方向又行进了十寸左右,猛地站住了脚步。

但看着眼前那跟四周完全没有差别的一幕,她看不出来有什么地方可以帮助脱身的,眉头不自觉的皱起。

‘我平时的冷静去哪了?这个时候怎么能相信一个外人!’

“小师妹,现在知道束手就擒了?”

痩师兄持剑袭来,看到流依如云停下脚步,这才放缓了速度,缓缓的朝她靠近。

红衣女子将紧握的小手缓缓放松,她自认为已经做到极限了,大不了十年之后再来一次。

带着不甘的眼神,默然的转身,与此同时,从它旁边的树干中突然冲出一道身影。

‘王长生’对着流依如云缓缓一笑,迅速后退,直接就朝着那位师兄撞去。

后者见到这突然的变故,也是微微一惊,但稍作调整后立刻进行了反击。

很轻易的就刺入了那‘王长生’的后背,但就在此时,被刺中的那道身影头向后扭转,直到与他对视,也是微微一笑。

身体突然分解开了,犹如一道木制铠甲一般直接就贴上了那位痩师兄,将他直接包裹在自己身体之内,一道道绳索从‘王长生’的手臂处伸出,把自己左三圈右三圈的死死锁住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一直注视着这里的胖师兄,看见情况不对,也连忙赶过来帮忙,当他到达这里的时候,痩师兄已经变成了一个正在剧烈摇晃的木偶人,且身上绑满了铁链。

那张脸已经没有了王长生的任何特征,只是一张还没有雕刻完成的木偶面孔。

在胖师兄即将接近木偶的那一刻,一股气流从中喷发而出,连带着痩师兄能往后暴退。

同时把杨絮也不知道吹到哪去了,胖师兄迟疑了一会儿,权衡之下还是追着那木偶而去了。

……

不知道过了多久,流依师妹在一棵枯树下醒来,满天的繁星,首先映入眼帘,一道微弱的火光吸引了她的注意。

依靠着枯树坐起身,只见的火堆旁坐着一位少年,看着有点眼熟。

是哪位师兄!

他为何会出手帮我?

她虚弱的说道:“师兄?是你帮的我吗?”

“怎么了,不太像吗。不管了,先来块肉填填肚子吧。”长生回应了一句,随手递过来一块肉。

“谢谢。”玉手轻轻接过,轻声答了一句。

看着这流依如云有些害羞的样子,不禁笑了一笑,这还是刚刚那倔强的丫头吗?怎么感觉变了一个人似的。

乖了好多。

自己撕下一大块肉放进嘴里,然后说了一句:“快吃,吃完还要干活呢!”

“干活?师兄是有什么可以生存半月的方法了吗?”

既然他能把自己救出来,那一定就有生存下去的方式,这样子的话,出点力也是应该的。

王长生摇了摇头,又递过去一块肉,继续说道:“你不觉得那些围攻我们的学长,他们身上灵石和徽章很诱人吗?

可没有人规定过,不能抢走他们身上的东西哦。”

“师兄的意思是……但他们的实力确实有些强横,不是这么容易对付的!”

没想到这位师兄竟然如此有想法,她可是见识过那些师兄门的实力的,不管是法术还是法器方面他们都没有什么优势啊!

难道是玉青师伯给了他什么法宝吗?

不对啊?那位连飞行法器都蹭别人的师伯真的有什么厉害的法宝吗?

王长生当然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,只是觉得不能就这样回去,机会难得总得捞点什么。

再说了,刚刚为了救流依如云,还消耗了他的一个小木人呢,这不得把材料费赚回来吗?

“没事?要真有什么危险,我会尽可能的保你的。”说着,王长生看了看对方胸前的胸章,这个幅度,竟然比小白的还要突出,这衣服因为之前的战斗有些破损,更加让人感动。

流依如云当然也注意到了前者的眼神,看了看那只剩下一枚的胸章,连忙道谢:

“多谢师兄体凉!”

“师兄?还有什么问题吗?”

看师兄好像陷入了沉思,轻轻地问了一句。

“啊?

没事,我想点事情。”

一边说一边从百宝袋里拿出一件新的道服,给师妹披上,不然太影响别人思考了。

“多谢师兄,师兄真是个好人,如果试炼通过了,一定好好让师傅嘉奖你。

对了,师兄你叫什么呀。”

笑着借过那身道袍,这位师兄在他心中的地位又上升了不少,之前只是觉得他有趣,没想到性情也如此的高尚正直。

王长生起身尴尬的笑了笑,“以后叫我长生就行,不过,你师傅那边还是保密的好。

而且之后如果计划比较成功,一切功劳都由你来承担,可以吗?”

“啊?这?我知道了,以师兄的品格根本就不在意这些虚伪的名利。

我流依如云在此发誓不会将师兄的事情告知任何人。”信誓旦旦的竖起三跟手指放在耳旁,义正言辞的说道。

‘长生师兄实在是太了不起了,竟能如此淡薄于名利,真不知道以后该如何报答他。’

“其实我也没你说的那么高尚,只是怕麻烦而已。”王长生也没想到,这所谓的冰山美人竟然会这么单纯,在某些方面跟小白有的一拼了。

流依如云重重的点了点头:“我知道的,长生师兄!”说完还对着他灿烂的笑了笑。

到底是真知道还是假知道呢?也不想过多的干预了,还是做正事要紧:“流依师妹,你还能召集多少新人弟子?”

“其他峰的我不知道,但是落霞峰按道理都会卖我些面子。

只是信号一发,可能会暴露你的行踪。”

犹豫了一下,把身上仅有的一张信号符交到了王长生手上,随后退到侧旁,交由他来解决。

“不怕你们来,就怕你们不来!”长生轻生嘀咕了一句,将信号符收入百宝袋,拉上流依如云就朝着某个方向跑去。

半空之中,一个破老头和一个风华绝代的年轻女子,脸上皆是露出不解之色。

就在两个时辰前,他们都丧失了自己那宝贝徒弟的气息,就像是消失在了这世间一般。

“玉青师兄?他们会不会?”

“师妹莫慌,两个人不应该会同时消失的,一定有什么蹊跷。”

“师兄?你……”

洛依虽然也很担心自己流依如云,她原本也一直注视着,那就在那木人出现的几息之间,感知出现了一些模糊,等回过神来的时候人已经不见了。

与此同时,一旁的玉青师兄也发出了惊呼声,他那宝贝徒弟也无缘无故的消失了,那个是他唯一的徒弟,看着他那焦急的神情,作为师妹,还是有些担心他的,毕竟当初也同在重灵峰修行过数十年的时间。

‘臭小子你可别吓我,就看了一会别人家的女弟子怎么就不见了呢?可不要死在里面了!’

玉青现在悔的肠子都青,早知道就少看会女弟子了,好不容易找到独苗,要是再出什么差错,重灵峰可能就保不住了。

不管是在任何的仙门里,不会容许一座毫无作为的山峰,在那里无端的存在。

“小子!你给老子我活着回来!”

这个时候,玉青也顾不得任何的脸面了,直接就冲着下方大声的叫喊道。

由于声音被仙里包裹着,所以传达的范围特别广,乃至于山中弟子纷纷抬头看向天空,只是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何事。

声音继续传遍回荡在林泽之地,这已经是听到的第三次叫声了,一位正站在树枝上的少年,不经意的叹了叹气。

虽然说,从拜师到现在,也就才一两天时间,但对于自己师傅那独特的嗓音还是有些熟悉的。

‘师傅,原来你也会关心我的生死啊!’

对之前的那一脚,王长生现在还有些怀恨在心,可现在想想,应该是他放在自己身上的希望太重了吧。

看在他每过半个时辰,就不顾脸面呼叫自己一次,就先原谅他了。

他对着那树下那正在看望天空的少女说了一句:“流依师妹,现在可以取下你腰间的木牌了,我要放信号符了,注意用我教你的方法引导你们的人。”

话音落下,指尖划过一道暗黄色的符箓,眨眼间被点燃,一道道波动开始以王长生为中心往外扩散开来。

山中不少隐藏弟子都在这一刻朝着这边赶来,一些正在逃亡的弟子也改变了方向。

“师兄!

这是我落霞峰的紧急集合信号,你那弟子好像也在那里。”

没有了那道木牌来隐藏气息,很快就随着信号的方向感知道了他们的确切方位。

“这小子!总算找到你了!”玉青好好的睁大自己的老眼朝着指引的方向看了不去,不过当他看到一位红衣女子时是气不打一处来。

“老夫找了你这么久,你小子竟然在这跟女弟子幽会。

我就知道你俩一定有问题!”

当看到流依如云的正脸时,更是羡慕的跺了跺脚,还下意识的看了看一旁的小白。

‘这小子艳福还真是不轻啊,小小年纪竟然还左右开弓,这是要铁索连舟啊!

这臭不要脸的混小子也不知道给为师找……’

“师兄?你说他俩为什么会在一起行动?”洛依的声音打断了这位仙掌心底的暗骂。

玉青回过神,看向前者,整理了一下衣袖,语重心长的说道:“年轻人的世界,我们这些当长辈的就不要掺和了。

只是我记得师妹你好像也没有仙侣吧?而且咱俩的年纪也差的不多,不如…”

“师兄你说什么呢!”小脸一红怒斥了一声,转过头去,不再理他了。

玉青无奈的叹了叹气,回头继续看着他那‘宝贝’徒弟了,不然一会又消失了。

只是他不知道的是,一旁的洛伊师妹,也正偷偷的在瞄着他。

别看他俩表面相差挺大,像是老牛吃嫩草,但是他俩的年纪确实差不多,只是玉青不太喜欢用仙法来维持自己的样貌罢了。

就算如此,这糟老头还是有他独有的风采滴。

……

一人站在树上,一人躺在树下,嘴里习惯性的叼着一根木条,翘着二郎腿,偶尔还哼几句小曲儿。

摇晃的脚突然停下,左手取下嘴里的木条,“小师妹,来人了,不要让他们坏了我的阵法!”

“好的师兄!”

轻轻一蹬树干,化作一道火红色的倩影,朝着远处掠去。

不一会儿功夫就带回来了三四个弟子,他们恭敬的站在流依如云的身后,脸上面带感激之色。

不用想就知道,肯定是他们刚刚触动了什么阵法,被后者救了吧。

王长生看了一眼,随后也起身恭敬的站在流依如云的身后:“师姐,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?”

“告诉他们安全的撤离方位,一部分人吸引师兄们过来,一部分救助其他赶快来的新人弟子……”逼音成线,在话音落下的那一刻,将声音传进了前者的耳朵里。

流依如云轻微的点了点头,对着其他弟子开始分配相对应的任务,各个阵法的连接处也要安排人看守。

大约两个个时辰,此处的人数已经达到数百人了,其他峰的弟子也吸引过来了不少。

看到情况正在按照自己设想的进行,王长生重新开始找了个树下,好好躺会儿,尽量让自己显得平庸一些。

虽然是在身体上的零件都是别人的,但毕竟时间太短,提升的太快,难免会引的其他人的注意。

万一自己以神袛之力逃出生天的事情被发现了,难免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,甚至是追杀。

所以在没有真正找到当初对自己出手的人之前,尽量的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。

而且,现在这样的生活他过得也挺开心的,无忧无虑的享受这世间的繁华,多好。

“师兄!他们来了!”刚躺下感觉没过多久,流依如云的声音又一次的出现在耳朵里,逼着他不得不坐起身来。

左手拿出一个轮盘,右手掐指成诀,感应着敌人们的位置从而调动阵法的转变。

“乾门!”

话音刚刚传入,流依如云立刻就带着人,朝着某个方向快速的移动,果然当他们到时两位师兄也从正某个方向往这边跑来。

只是这个时候他们身上满是破损,且皆有数道银针,神智也有些模糊。

一道火红的身影,瞬间就出现在了两人中间,五指成拳击攻左,右脚横踢攻右,瞬间就解决了两位本来就没剩多少战斗力的师兄。

“绑上!”

拍了拍手,冷冷地对着旁边的师弟们说道。

随后赶往另外一个地点,同时吩咐其他人赶往各个位置,守株待兔,逐个击破。

而这些可怜的师兄,就跟做梦似的,明明是追着师弟们一起进到了这里,但是没多久,身体就渐渐失去了知觉,而且不管怎样都找不到出口,即便被银针攻击到身体也因为过于麻痹,无法躲开。

而就在意识即将模糊之时,总能看到一道出口,但是从那通过之后,就没有意识了。

有一些对于毒阵的抵抗稍微强一点的可能会感觉到一些疼痛,然后再失去意识。

真的就跟做梦一样,整个人都有些飘飘然。

但准确的来说,这周围的阵法其实只有三种,迷阵,毒阵还有杀阵,由于都是同门师兄弟,所以都是比较基础的阵法,就是数量有些多,光是迷阵和毒阵,就有十几道,加上杀阵足足二十多道阵法,在他们周围护他们安全。

在灵力足够的情况下,只要没有筑基期巅峰强者进去,基本上破不了他的阵法。

这也是为什么要召集这么多弟子来的原因,以长生和流依如云在灵力是绝对不可能支撑这样的阵法的,当然,这是在没有阵眼的情况下,只能与自身来代替。

如果有一些法器或者灵材构建阵基和阵眼,让其内的灵力开始流动起来,那样的话就不需要灵力驱动也能照常运转了。

但是没有啊。

“这丫头在阵法上的造纸也不低啊!

这阵法布的妙,环环相扣,在敌人最虚弱的时候放出一道出路,即是生门亦是死门,颇有想法。

不像我那徒弟,这都过了数日了,也不知道在那里干什么。”

看见人家徒弟大显神威,自己的徒弟却在树下休息,无所事事,虽然手里拿着八卦盘,但在玉青眼里却看不出来有何作为,大概是在参悟阵法吧。

洛依听闻却不以为然,自己的徒弟,她还不了解吗,再说了,流依如云可是在五年前就来到仙门,在此期间有没有展露过阵法方面的天赋啊?

“这个王长生,有点奇怪!”

虽然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,但总感觉跟他脱不了什么关系,这是一种属于女人的直觉。

这种直觉的确可怕,别看长生现在只是坐在那里,但是额头已经开始平繁的冒汗了。

坚持了将近一周的时间,王长生的灵力和灵识都有些不太够用了,且现在的他已经跟这个阵法群浑然一体了,一但撑不住,周围的阵法也将随之破碎。

突然,感觉全身一振,眉头有些紧皱:“流依师妹!赶紧将之前那些人身上的灵石胸章全部收取,不用担心它们会被淘汰。

要快!有强敌来了!我最多再撑一刻钟!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