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九十四章 阴阳师对战萨满巫师
书名:风水小相士 作者:了无忧 本章字数:3607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19 12:02:44

今天出了这档子事,所有人都没有了动静,安静的过了一个白天,晚上也是安静无事。

第三天,交流比赛正式开始了。

场地就在他们平时吃饭的小广场。

吃完了饭,工作人员麻利的收拾起来,很快就把桌椅板凳全都搬走了。

华国和另一方泾渭分明的站在两边儿,参赛的人坐在一排椅子坐在最前面,陪同前来的人员全都坐在后面。

两方中间,边缘的地方,评委坐在长条桌后面,而赵部长带着很多人都在后面坐着,还有很多人分散在四周。

不管是比赛形式还是人员配置,在这处小岛上摆出这样的架势,怎么看都觉得怪异。

其中一个白发的外国人,站了起来,先做了自我介绍:“各位先生女士,我是威廉,很荣幸成为这次国际传统文化交流评委组的组长!今天是正式交流,所以,我把赛制跟大家说一下!”

威廉把整个比赛规则宣读了一遍。

洛凡他们这边没有几个人听得懂,但也无所谓,赛制他们早就知道了。

最后,吴痕又用华国语说了一遍,之后,威廉宣布比赛开始,“请双方一号选手!”

洛凡他们往对面看去,对方的一号是谁,结果,就看到安倍左整理了一下衣服,站起来走到了小广场中间。

他今天穿着宽大的R国传统服装,黑色,腰封上扎着一条金色的腰带,脑袋上还带着一顶奇怪的帽子,用两个绳子在下巴底下扎牢。

他的腰间斜插着三把刀,一把比一把短,手上拿着一把画着侍女图案的扇子。

对面的人把视线投到了这边,洛凡说道:“丁师傅,辛苦了!”

原来,自己人这边,拿到一号的竟然是老丁太太。

洛千有点儿坐不住了,“真是的,要是早知道对方是这个狗东西,我先出去多好!”

老丁太太难得的给洛千一个笑脸,“你老了,我可没老!”

说完,她抚了下耳边的发丝,缓步走了出去。

她今天穿的衣服换了一身儿,碎布彩衣,腰间挂着一圈儿铜铃铛,手上拿着一面单皮鼓。

这是东北萨满巫师的装扮。

“好!R国阴阳师安倍左,对战华国萨满巫师丁兰凤!”威廉大声宣布,“比赛一个小时,开始吧!”

原来,老丁太太的名字叫丁兰凤,非常好听的名字。

可能在场的都是第一次听到老丁太太的名字。

赵世林坐在后面,紧张而又兴奋的盯着老丁太太看着,他从来没见过自己师傅这么隆重跟别人对战过,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厉害。

对方也有些愣怔,许凡这边的人,这个老太太几乎低调到没有人注意到她。

安倍左见来人只是个老太太,就有些不爽了,可他看清楚老丁太太身上穿的衣服后,脸色凝重了起来。

别人不清楚萨满巫师,但是作为阴阳师的安倍左怎么会不知道呢?

可以说,他们两个分支,所掌握的本事都差不多,鹿死谁手还真的不知道。

那天夜里,他只是放了式神到处去试探,就被人家的仙家给打败了。

点儿背,喝凉水都塞牙,安倍左对老丁太太一无所知的情况下,硬着头皮摆出了架势。

他后撤一步,一把打开扇子挡在面前,怎么看都像是要开始跳舞,就差音乐了。

洛水忽然拉着胖大海的袖子问道:“胖大海胖大海,这个漂亮哥哥要给大家表演节目吗?”

“噗”

旁边几个人顿时全笑喷了,安倍左好不容易摆出的架势顿时气势全无。

对面莫名其妙的看着洛凡这边的人笑的前仰后合,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安倍左这个气啊!

可他又有什么办法?

他也想知道他们在笑什么,但是没人告诉他,只能继续摆着那个像是要跳舞的姿势,一动不动的等着老丁太太。

老丁太太不丁不八的站在那里,身体一扭,腰上的铃铛“哗啦啦”一响,紧接着就敲响了手里单皮鼓“咚”的一声!

老丁太太在鼓声刚停的瞬间,忽然张开嘴就唱了起来:“哎嗨哎嗨呀……日落西山黑了天,家家户户把门闩,行路君子奔客栈,鸟奔山林虎归山,鸟奔山林有了安身处,虎要归山得安然。头顶七星琉璃瓦,脚踏八棱紫金砖。脚踩地,头顶着天,迈开大步走连环,双足站稳靠营盘,摆上香案请神仙……咚隆咚咚隆咚咚……”

老丁太太唱的抑扬顿挫,曲调别致,手敲着单皮鼓,身体来回走着,腰上的铃铛配着单皮鼓的节奏,好听极了。

就连对面那些老外和评委都听得格外陶醉。

只有安倍左,心中警铃大作,危机感顿起。

这个老太太又唱又跳的,根本看不出来有什么厉害的地方。

可他却感觉背后发凉,姿势一变,扇子往旁边一甩,双脚连连变换了两次后,嘴里“叽里咕噜”的说了两句话,之后双腿微曲,双手猛地往两边一摆。

别人看不到,洛凡却看的清清楚楚。

安倍左身后忽然升出一个水波纹一样的高大身影,而老丁太太身边已经聚集了五个稍微小一点儿的水波纹影子。

应该是一个释放了式神,一个唤来了大仙儿,还是全都召唤出来的。

就这一手,就让洛凡佩服不已。

两个人在小广场这边,一个边跳边唱,有铃声有鼓声,带着很明显的节奏,对面坐着几个跟着参赛来的年轻人,身体都忍不住跟着晃了起来。

一边安倍左不停的变换着姿势,看着像是跳舞,却显得无比生硬。

而两人之间,水波纹已经纠缠在了一起,所有人都感到有微风拂过,以为是海风。

只有洛凡和洛千还有了清脸色变了一下,就看到洛凡一挥手,在自己人前面迅速布置了一道防御法阵。

那哪里是什么海风,根本就是式神和大仙儿交战迸发出来的力量,要是稍不留意,极有可能被误伤。

微风随着时间推移,渐渐变大,吴痕也早就感觉出来了,但是他没有动,身边这些人死活跟他有什么关系。

赵部长那边却不能不管,他回头看了一眼,赵部长立刻领会,马上命令所有人悄悄的往后退了一段距离。

有几个评委看了半天,根本看不出来两人在干嘛,都有些微微皱眉,只有山田,脸色有些难看。

这么半天了,式神竟然没有占一点儿上风,简直是丢人。

他以为安倍左的式神一出,无声无息的,任何人都会防不胜防,会轻易取胜。

可是,他们居然这么倒霉,第一个就遇到了华国的萨满。

时间还在流逝,已经五十分钟了,还有十分钟这一场就要结束了,可场上的两人似乎都没有动手,究竟在干什么?

忽然,安倍左姿势又变了,伸手就把自己腰间最长的那把刀抽了出来,左右上下劈砍着。

丁师傅见状,脸色也是一变,从怀里掏出一个东西来,是一把带着把手的铜铃铛,铃铛上还绑着一个皮绳,上面扎了几根彩色的羽毛。。

如果喜欢看僵尸电影的人一定会很眼熟,不正是赶尸的老道手里拿着的那种铃铛吗?

老丁太太手里拿的这个是萨满的招魂铃!

就看老丁太太停了下来,一手举起单皮鼓,用一根手指单手敲着,另一只手晃动着铃铛,发出“叮铃铃,咚!叮铃铃,咚!”的声音。

小广场上忽然狂风大作,吹得周围的人几乎都睁不开眼睛了。

反观洛凡这边的人,似乎只有微风拂面一般,淡定的观看着场上的情形,尤其那几个小孩儿,居然掏出了零食吃了起来。

忽然,对面坐在后排一个年轻人,猛地吐出一口鲜血,一下子栽倒在地,那些人才感觉似乎不大妙,纷纷各显其能的抵挡着狂风。

吴痕不动,身上连头发丝也没动,似乎场上如此猛烈的狂风对他没有丝毫影响。

而其他评委,差不多都躲到了桌子下面去了。

就在一个小时的时间到的瞬间,老丁太太狠敲了一下单皮鼓,对面的安倍左早已经脸色苍白,听到这声鼓声后,胸口涌动,嘴角流下了一丝鲜血。

风停了,两人的动作也停了。

“好,比赛时间到!”威廉顶着凌乱的头发从桌子下面钻出来宣布道。

老丁太太轻蔑的看了安倍左一眼,迈步往回走来。

洛千瞬间就蹿了出去,小心翼翼的扶着她,老丁太太居然没有拒绝,只是转身的瞬间,脸色豁然变白,了清赶紧扔过去一个小瓶子。

洛千伸手接住后,倒出一粒回春丹,塞进了老丁太太的嘴里。

老丁太太咽下去后,缓了口气,“好了,我没事,你松手吧!”

洛千还是小心翼翼的扶着她坐回椅子上,“你坐着好好歇着,后面看我怎么收拾他们!”

洛天跑了过去,给老丁太太顺气,“丁奶奶,你太棒了!对面那个坏蛋都被你收拾吐血了!”

老丁太太笑着摸了摸洛天的头,看向评委那边。

安倍左被自己两个手下搀扶了下去,评委们简单交流了一下,威廉说道:“虽然我们并没有看出来两人是如何交手的,但是,第一场比赛,华国方萨满巫师丁兰凤获胜!”

虽然他们没有看到式神和大仙儿,但是最后,一个吐血,一个没吐,他们也只能按照这个来判断胜负了。

吴痕的嘴角微微的翘了起来,对着洛凡轻轻点头。

威廉又说道:“第二场,请双方二号参赛人员入场!”

所有人都在看着,对面走出来一个老女人,正是巫师格格尼。

而洛凡这边,走出来的人竟然是了清。

“看师父打架,早点打完,早点吃午饭!”了清笑呵呵的对洛水说道,迈步走了出去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